双永庆艺术网 
 
用户名:
密 码:
认证码:
注册 忘记密码?
 
帮助?
 

书法

 
  鏂伴椈涓績
  想卖作品吗?点这里
11岁李嫣4字书法拍出2..
江城首个数字书法教室..
练书法也能“数字化”
这些书法怪癖要不得!
书法剪纸“说”家风 ..
 
 
双永庆

浑金璞玉双永庆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韩健畅
想起连云港,我心里就特别的感到亲切。我想,在这个云天相连的港口,有一天如果我到了,我不孤单。因为连云港有双永庆兄。
永庆兄是我在风过耳堂晤对的,老墙先生为之绍介。之后,我发现了永庆兄的认真,再之后,我忽然觉得他是如今的书画人物里的纯金璞玉,他的养成不是在今天,而是在上个世纪的三十或者四十年代,有很好的读书人的家庭背景,有很好的淳淳穆穆的师承。我不是说他的字能比并二王或者颜柳欧苏,或者其他的董或者赵,或者现代的当代的某家,我是说他的人品,和反映在他的书法里面品质。
艺道惟艰。人一生要能得到名师的引导是很不易的。永庆兄的老师是陶博吾和蒋维崧。所以,我总要给人说,永庆兄的师门高峻,永庆兄出身的门楼高,-------而在永庆兄这个年龄,又向永庆兄这样有这么高的门楼的人,在而今的写字画画的人里,已经稀若麟凤了。
但是,永庆兄从来都不显山露水。他不是一个爱往热闹处显花自己的人。在他,这些年一直将书法作为爱好,静静的搞着,没想将它作什么事业,或者功利以博取什么。他是真实的在心里爱书法。他觉得作为蒋维崧和陶博吾的学生,学的多的是恩师的人品,唯恐显扬了什么使师门失去体面,失去尊严。蒋维崧先生和陶博吾先生们的人品学养,都深深影响着他。对他来说,真的是曾经沧海,近乡情怯。这个“乡”,不止是艺乡,还是老师人格世界建成的境界。
他说:“我写字就是放不开。可能与性格、经历有关系。从懂事那天起,为人处事就一直遵循退一步而非抢一步的原则。”他的家里条件本来是很好的。祖上在清宫里,后来革命了,被扫地出门,离开京城。为糊口唱了戏,以京剧为生。
父亲是山东京剧名角,母亲是山东省戏校教师。1962年,他的母亲在课间注射氰素针剂过敏,当场去世。此时永庆兄一岁半。飞来横祸,从此他的命运发生逆转。而他的外婆只有这一位女儿。失去女儿的伤痛,加之家庭环境的改变,使在连云港的外婆担负起了养育他这个外孙的亲情。一去十五年。1980年外婆病重,无依无靠,永庆兄就回到老人身边,捧汤伺药,殷勤备至。三年后,外婆去世。从此,永庆兄留在了连云港。为了照顾外婆,他放弃了考学。许多时候,他几乎是一个人独处。在不短的一段时间里,他几乎是孤学,一个人读书,自己揣摩书法,研习文字。所以,他总是说,他这大半生,最值得骄傲的事,一是报外婆养育之恩,一是一个人漂泊没学坏。
也是天生的,他喜欢写字,喜欢钻研文字,对中国文字有特别的感情。他是蒋维崧先生的学生,但是以中国传统的师生关系来套,贴切的应该说是私淑弟子,或者说是门人更准确。因为他没有在课堂上听过他的先生的课,每一次都是在私下里,口耳相传,私相授受,他带着疑惑和问题,峻斋先生回答,他就这样走进了师门,-------是至为原始的师傅带徒弟的学问传授法。其实,真正的薪火相传,就是这样的吧!蒋先生告诉他:“要学篆书,不能学我,你去找陶博吾。”
于是,他转益陶博吾先生。永庆兄给我传来一篇陈传席写陶博吾先生的文章,文内插有一幅梅花,落款是永庆兄,是陶先生为永庆兄画的。画得很精,我仔细的看,看得有些愣神。没想到陶先生的画画得这么精神高蹈。
永庆兄说,我当时住在老师家,现场画的。老师八秩后,眼睛几乎失明,写字画画完全凭感觉。画画时,颜料自己看不清,他告诉我什么色,我就拿到他手上。真不可想像,他是怎么画出来的。虽然我就看着他画,心里也颤抖。至今想起来,如同梦境。他补充说,博吾师的诗,书画家中很少有人可比。
“万物生光辉”是蒋维崧先生写的,落款是“永庆同志”。我问,怎么称“同志”呢?永庆兄说,蒋师写字就喜欢写同志。永庆兄问过,蒋师说旧文人的东西有点繁琐,称同志好。字幅不大,册页。那年春节寄来的。附信言,虽然写的不好,却是新年写的第一张字。字写得瘦硬通神,却温润圆融,观摩着,令人心生欢喜。
我问,你和蒋先生的学生们有没有联系?他说,没有走动。九几年?记不太清。老师住院,到济南后才知道。我直接从老师家中去医院探望。当时身上背着画筒,里面全是作业。进去时,里边很多人,大部分是学生。陪护的,送饭的,探视的。老师见我来,背着画筒,两句话没说,马上让他们帮助把床摇起来,每一张作业都细心看,并作指授。当时周围人全愣了。蒋老师平时话极少;一般情况下,很少说话。“老师的学问太好了,但是真正学东西的人实在太少!我曾经问:学生之中,谁的篆书学的好?老师笑笑。想缠字?缠字不容易,老师手非常紧。”
永庆兄爱好茶。这也许跟血缘有点关系。他的祖上在清宫里,后来革命了,被扫地出门,离开京城。为糊口唱了戏,以京剧为生。他们喝了几代茶,都是茉莉花茶。北京人喝茶的风气,就是茉莉花茶。由茶,他也爱壶。
壶,他自己买过三把。其它都是送的。也不常接受,不贪。砂料特别留下。大名头的没有。但是他很懂壶,也在宜兴有从小就在泥凳旁长大的不少朋友。
不贪,不贪很难得,也很开阔。这使永庆兄在浑朴里,无端的就多了清明的慧气。所以他入得进去古文字,能写规矩的若合符节的金文,线条是无华的,却是质实古朴的,没有缭绕之美,却厚道而整饬,带着长衫青袍似的醇雅,洵洵若纳。他的点画没有投机取巧的花哨,也不是绞尽脑汁锻炼成的利器,却是没有开凿的荆山之玉,是卞和抱在怀里的璞石,自有一种浑涵的使人看了安定的放心的美。他是在实实在在的写字,把写字当作一件事做,恭恭敬敬,对字的形状模样没有随心所欲的歪曲和肆意的变形,他遵循的是中国文字的规矩,指事象形,会意形声,都按着中国文字流变的历史法度书写。我以为这就是书法的道德。但他的散淡的稀见功利心性却使他的点画并无滞碍,在稳定中带着静默的心动,似乎深山幽谷里时时能听得见的鸟鸣,就是他心底的波澜。他很少着意的去猎取声誉,他对这些没有太浓的兴趣。这也许是因为在陶博吾和蒋维崧二位先生身边久了,而从先生们身上得来的气息,有先生的学问和身形在哪里立着,所以也总是自知不足,因之总是怯怯,就只是把心思往字里钻研,而少旁骛其它。也幸而有陶、蒋二师,他没有陷入孤学的苦境。
我不知道永庆兄在连云港能有多大的交游跟场面,但是以我的旁观,应该不会很大吧。也正因为拉扯的淡薄,少了滋蔓,于他写字的意境更应该有所裨益,少一些世俗的繁弦密响,多一些避世的淡远清寂,他一个写字的人,应该更相宜些。再说,他也还有茶陪伴。

 
分享按钮